华丽的诱惑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50集

2016-04-05 15:17:00

华丽的诱惑 分集剧情介绍

[剧 名]:华丽的诱惑
[播 送]:韩国MBC台
[类 型]:MBC月火剧 
[首 播]:2015年10月05日
[时 间]:每周一、二晚北京时间9点05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华政
[导 演]:金尚协
[编 剧]:孙英睦
[主 演]:朱相昱 崔江熙 车艺莲 南柱赫 金赛纶
[集 数]:50集
[简 介]:以新妈妈和变成女儿的女高同学坎坷的生活为中心,刻画出她们所深爱的男人和她们的家庭的矛盾和伤害,牺牲,野心等的现代剧。
[官 网]:http://www.imbc.com/broad/tv/drama/temptation/

  第1集 申恩秀蒙冤入狱,陈亨宇放弃姜日珠

  公园里,怀孕九个多月是申恩秀忍不住好奇坐上了旋转游乐车,在一旁拍照的老公洪明岩却发现有人追杀,洪明岩打倒了两个到处寻找他的人,带着恩秀开车逃离,却被后面的黑色轿车仅仅追随,一路上险象环生,把恩秀吓的够呛,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二人回到家,洪明岩去电话亭打电话,恩秀准备好烛光晚餐,老公却迟迟未归,窗外风雨大作,恩秀很担心。她不知道,此时的老公打完电话,怀着对恩秀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深深愧疚,迫于某种巨大的压力开车坠崖自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恩秀准备出门去寻找一夜未归的老公,警察找上门来,调查作为大田国际经理部职员的申恩秀,把公司让她汇出的20亿巨款汇到哪里了,恩秀回答汇到交易方的银行了,可是警方出示的录像却证明洪明岩在新英银行取走了这笔巨款,警察追问恩秀洪明岩的下落,又气又急的恩秀突然腹痛难忍,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生下了女儿美莱,恩秀妈妈问女婿怎么还不来,弟弟哭着进来,带恩秀到法医室看到了洪明岩的断肢,洪明岩驾驶的汽车坠下山崖沉入海底,只搜索到了部分残骸,恩秀看到这悲惨的一幕当场晕了过去。     法院,恩秀作为被告被押上法庭,法庭判决申恩秀和洪明岩合谋侵吞公司财产20亿,因洪明岩已死,申恩秀并未从中收益且是从犯,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恩秀听到判决,苦苦的向法官求情,她没有见到这20亿的一分钱,已经被羁押两个月都没抱过女儿,她恳请法官不要关押她,法警不由分说把她带出法庭。监狱探视大厅,妈妈和弟弟带着女儿来看望恩秀,恩秀当着妈妈的面表现的很轻松,关心女儿安慰妈妈,等到离开妈妈和弟弟的视线,恩秀再也忍不住伤心痛哭。    时间转眼到了2015年,陈亨宇载着姜日珠行驶在街道上,陈亨宇发现有人跟踪,开车疾驰想甩掉后面的车,前面堵车,陈亨宇把车开进逆行车道,撞上路障,二人终于甩开跟踪,办公室亨宇妈妈韩英爱正给亨宇打电话,姜日珠的爸爸姜石贤沉着连进来责备韩英爱,警告她如果陈亨宇敢对他挥刀相向,就会和他爸爸一样的下场,是想继续留下还是堵上性命来和自己斗,自己选择。    教堂里正举行一场特殊的婚礼,只有新郎陈亨宇和新娘姜日珠,没有任何观礼者,二人彼此许下终生相守的诺言,陈亨宇给姜日珠戴上婚戒,就在这时姜石贤带人闯入,带走了陈亨宇,他告诉女儿必须和权会长的儿子权武赫结婚,日珠恳请父亲放过亨宇,自己爱的是亨宇,姜石贤用陈亨宇的性命威胁日珠。    此时的美莱已经长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她希望妈妈能周六带自己去游乐园,恩秀答应了,和女儿告别后恩秀急忙去上班,恩秀白天在一家宾馆做服务员,晚上在小饭店打工,正在饭店忙碌的恩秀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说洪明岩不是正常死于事故,要她查看电子邮件。回到家的恩秀越想越奇怪,跑到网吧打开邮箱,邮件有一份重要文件的照片,还告诉她如果想知道真相,就在9月6日到姜石贤的书房。走出网吧的恩秀又接到神秘电话叮嘱她务必到。    姜石贤带日珠迎接权会长和儿子权武赫,姜石贤把家人介绍给权会长,权会长一半招呼一半奚落,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姜石贤接到陈亨宇的电话,在死亡威胁面前陈亨宇终于妥协,他答应姜石贤放弃,姜石贤把电话给一直冷若冰霜的女儿,听了亨宇的无奈的请求,日珠不得不顺从父亲的安排。日珠是青瓦台代言人,权武赫喜欢日珠,为了亨宇,为了冷眼旁观的父亲,日珠不得不对武赫亲密,看到女儿屈从,对权武赫态度转变,姜石贤告诉手下把陈亨宇扔到海里,以此警告他,然后放了他。    作为酒店服务员,恩秀去为日珠和权武赫的婚礼服务,她借拿红酒想找到电话里指定的房间,却无意中发现日珠的哥哥向媳妇发火,日珠的姐姐准备在妹妹的婚礼上抢风头。恩秀终于找到电话指定的书柜,找到了夹在书里的、父亲出事时留下的一份重要文件,书里又掉出一张照片,竟然是丈夫洪明岩和一个男人的合影,而这个男人,恩秀有印象,他正是洪明岩带自己匆匆离开游乐场时,坐在后面汽车里的男人。     装扮好的日珠终于等到陈亨宇来见自己,在父亲滔天的权势面前二人不得不屈从。陈亨宇看着美丽的日珠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心里有太多的痛苦,而此时的日珠又何尝不是无奈不舍,但她为了亨宇不得不顺从父亲安排的政治婚姻。

  第2集 恩秀、亨宇青梅竹马 尚熙住进亨宇家

  恩秀从姜石贤的书房出来,看到一个男人和新娘紧紧的拥吻在一起,恩秀吃惊的发现,那个男人不是亨宇吗,十六年前的回忆呈现在她眼前——   恩秀和亨宇一起放学,他们从一辆公共汽车上下来,走在回家的路上,亨宇爸爸是国会议员,恩秀的爸爸是他的司机,恩秀爸爸开车载着陈议员夫妇回家,看到爸爸的车,亨宇拉恩秀躲在树后。恩秀妈妈正在腌泡菜,看到陈议员一家回来热情招呼,陈议员邀请恩秀一家一起吃晚饭,矜持的亨宇妈妈韩英爱对恩秀一家冷冰冰的,而陈议员则热情招呼,吃过饭恩秀对妈妈把剩饭打包觉得很丢脸。韩英爱不喜欢和恩秀一家住在一起,希望他们搬出去住,她其实是不喜欢儿子和一个下人的女儿整天在一起,陈议员因为恩秀爸爸已经为自己服务十年,很喜欢恩秀爸爸的忠厚老实,拒绝了妻子的提议。韩英爱去江原道看病重的正敏,正敏支开了女儿尚熙,叮嘱韩英爱不论有什么事都不要告诉尚熙爸爸是谁,把尚熙托付给韩英爱,交代完这些,正敏闭上了眼睛。   悲痛的尚熙含泪安葬了母亲,和韩英爱离开了。刚下车的尚熙就看到了在一起逛街的亨宇和恩秀,此刻一个戴口罩的神秘人正悄悄的躲在楼顶,他解开一块悬挂在墙面上的巨大的广告牌的绳子,尚熙无意间发现了险情,在尚熙的提醒下亨宇抱着恩秀躲过一劫   亨宇被送进医院,韩英爱很生气,她认为是恩秀让亨宇受伤,希望丈夫要恩秀一家离开,他们的谈话被来探病的恩秀听到了,恩秀很难过,她不希望爸爸再给陈议员家当司机了,不想过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恩秀的爸爸和妈妈商量搬出去住,恩秀妈妈不同意,因为有免费的房子,丈夫工资也很多,议员对自己一家都很好,恩秀说不希望被像乞丐一样嘲笑,被妈妈打了几巴掌。妈妈赌气出去喝酒了,恩秀安慰坐在院子里等妈妈的爸爸,回到房间发现了亨宇的纸飞机字条。   韩英爱把尚熙以堂侄女的身份领回家,亨宇对突然有了妹妹很高兴。房间里,陈议员和韩英爱正在争吵,尚熙妈妈的户口在十八年前就因为死亡注销了,韩英爱帮她隐瞒身份生下尚熙,现在把尚熙带回来,陈议员怕惹上麻烦,而韩英爱要利用尚熙父亲的身份帮丈夫实现仕途的飞黄腾达。陈议员告诉妻子不想再帮那人继续犯罪,躲在外面恰好听到这一切的尚熙差点被发现,她想想自己的身世内心更是疑虑重重。   早上,一瘸一拐的亨宇拒绝恩秀爸爸开车送自己,来到树下等恩秀,恩秀并没有按字条如约等亨宇,而是独自来到学校,发呆的恩秀受三个到同学的欺负,尚熙因为之前见过恩秀,帮忙解围,五个人打在一起,尚熙弄脏了衣服,穿了恩秀的校服,恩秀才知道胜熙就是陈议员家新来的客人。   陈议员去楼顶查看掉落的广告牌,他对广告牌坠落很怀疑,他给一个神秘人打电话,警告对方如果儿子再受到伤害,自己绝不肯善罢甘休,不要忘了自己掌握着证据。陈议员上班,看见儿子在树下等恩秀,和儿子高兴的聊天,谈起自己的理想抱负,他不反对儿子和恩秀交往,亨宇为有这样开明的父亲高兴。亨宇一直在树下等恩秀,恩秀和尚熙放学走下公共汽车,她看见亨宇转身就走,亨宇急忙追了过去,恩秀回家躲在屋子里,亨宇看到恩秀妈妈急忙走了。   陈议员答应韩英爱抚养尚熙,但尚熙的身份只能是韩英爱的侄女,他不许任何人利用尚熙达到政治目的。尚熙给亨宇送忘在树下的书包,发现亨宇在偷偷炒股票,亨宇说这是他的秘密,是结婚资金。恩秀和尚熙成了好朋友。尚熙告诉恩秀自己不是亨宇家的亲戚,妈妈和亨宇妈妈是朋友,自己从小搬来搬去,日子过得很苦,尚熙随即说出了一个令恩秀十分意外的秘密,她喜欢亨宇,很痛苦,恩秀安慰尚熙。   姜石贤来访,他就是陈议员打电话的神秘人,民进党代表。陈议员前一天表示自己不想再为他效命了,儿子第二天就险些出意外,他不得不怀疑这一切是姜石贤的威胁。姜石贤给陈议员一个窃听器,认为这事是希望他们产生缝隙的权会长做的,陈议员坚持辞职,姜石贤要陈议员把管理的秘密资金转到新账户后才能辞职,韩英爱别有用心的要尚熙去送茶,看到尚熙姜石贤感觉似曾相识。   因为恩秀总躲着自己,亨宇很生气,恩秀因为自己父母的地位,因为尚熙喜欢亨宇,一直在逃避这份感情,亨宇向恩秀表白,吻了恩秀,这一切被远处的尚熙看在眼里,恩秀看着转身离开的尚熙,内心很矛盾。

  第3集 陈议员重要文件失踪 恩秀被绑架

  十年之前,陈亨宇和申恩秀在这棵大树上刻下爱的誓言,十年后的今天亨宇在这棵大树下向恩秀表白,一起青梅竹马长大,亨宇的表白怎么能不让恩秀动心。尚熙对亨宇吻恩秀很生气,质问恩秀,恩秀不得不说自己一直喜欢亨宇,只是一直逃避这份感情。尚熙没想到她和恩秀爱上了同一个人。

  姜石贤从陈议员家离开,正碰到陈亨宇回家,表面上姜石贤在夸赞亨宇,言语中却用亨宇的安全威胁陈议员,韩英爱听出陈议员话里有话,问丈夫怎么回事。陈议员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对韩英爱让尚熙送茶发怒,但韩英爱谎称让尚熙和父亲相认是尚熙妈妈临终前唯一的遗愿,她要用尚熙保护亨宇。   陈议员找到恩秀爸爸,要他用自己的身份再开四个存折,恩秀爸爸明知违法,但出于对陈议员的感恩和信任答应了,他吃饭的时候听恩秀妈妈说陈议员的儿子喜欢恩秀,很吃惊,认为女儿和亨宇地位上差别太大,交往是不可能的。   陈议员烧掉了秘密账本,把账本内容用密码的形式记录在一份文件上。姜石贤约见韩英爱,要韩英爱说服陈议员继续跟着自己,说到尚熙,姜石贤有一种牵心的感觉,韩英爱的目的实现了第一步。   陈亨宇和恩秀、尚熙一起上学放学,三个人相处的很愉快,亨宇把尚熙当妹妹看待,但恩秀心里总是很别扭,亨宇支开了尚熙,拿出奶奶送给自己的音乐盒送给恩秀,尚熙远远看到,心里很难过。恩秀回家捧着音乐盒听音乐,很沉醉,但妈妈却希望亨宇送女儿更值钱的东西。恩秀很意外的在书包里发现了一份文件,拿给爸爸看,恩秀爸爸认出是陈议员的笔迹,去找陈议员,陈议员看到文件非常紧张,这是一份复印件,但还少三页,陈议员和韩英爱匆匆跑到恩秀家里去寻找原件,一无所获,韩英爱看到音乐盒,指责恩秀是小偷,亨宇说音乐盒是他送给恩秀的,因为音乐盒是陈家传给儿媳的信物,意义非同寻常,韩英爱很生气,但他们现在最着急的是文件的原件在哪里。陈议员找到恩秀和她爸爸,再次询问文件的来源,但恩秀父女的确不知情,恩秀要把音乐盒还给亨宇,陈议员尊重儿子的想法,要恩秀留下。   陈议员告诉姜石贤文件丢失的事情,姜石贤担心有人以此要挟,韩英爱为了找到文件,派人绑架了恩秀,她让恩秀父女通话,以恩秀的安全要挟要恩秀爸爸明早八点之前交出文件原件,手足无措的恩秀爸爸给陈议员打电话,电话关机,恩秀爸爸绝望的痛哭,为了救女儿,他决定孤注一掷,他拿出陈议员要他开的50亿存折,向监察厅报案女儿被绑架。第二天,恩秀妈妈正在路口焦急的等待一夜未归的丈夫和女儿,却看到警车疾驰而来,警察搜查了陈议员的家,带走陈议员。面对50亿的存折,面对恩秀爸爸的指控,陈议员只能保持沉默。   恩秀想尽一切办法逃了出来,其实此时的恩秀已经没有了价值,韩英爱已经命令手下放掉她。为了不连累妻子,陈议员承认绑架恩秀是他指使的,亨宇来见爸爸,面对儿子的质问,陈议员说自己走错了路,要付出代价,请求长大后儿子远离政治。检察官根据文件内容和存折试图解出文件秘密,面对姜石贤的威胁,为了姜石贤能放过家人,陈议员选择了死亡,他从走廊的窗户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第4集 恩秀离开亨宇 姜石贤认下白尚熙

  陈议员从十楼高的窗户跃下自杀,50亿秘密资金成为受贿资金,因为陈议员的死,检察机关也不再追查。陈议员的追悼会,姜石贤来悼念,恩秀和爸爸妈妈也来悼念,恩秀爸爸痛苦自责,韩英爱指责是恩秀爸爸害死陈议员,出门的恩秀爸爸遭到陈议员下属的围殴,恩秀爸爸痛苦的被打倒在地,恩秀气愤地指责围殴的人——爸爸救自己的孩子有什么过错。  亨宇看着爸爸的遗像,想起和爸爸相处的美好时光,不禁痛苦万分。尚熙来安慰亨宇,她告诉亨宇他们之间不是亲戚关系,自己是个孤儿。韩英爱办完丈夫的葬礼回到家,要赶走恩秀一家,恩秀爸爸跪在韩英爱面前希望她原谅自己,韩英爱要恩秀爸爸以死赎罪,亨宇指责妈妈是她绑架恩秀,爸爸是为妈妈而死,错的根源在妈妈这里,韩英爱听了儿子的指责,回想和丈夫恩爱的日子,失声痛哭。  亨宇回想起父亲曾经交给自己一把钥匙,他和妈妈在银行的保险箱里找到一份文件,这是陈议员出事前藏在这里保护儿子的筹码。韩英爱告诉儿子,父亲保管的秘密资金的主人就是姜石贤,因为姜石贤有太大的权力,即使陈议员说了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亨宇想起去看爸爸时律师给爸爸看的笔记本上的神秘字符,百思不得其解。  恩秀去找亨宇,有话要和他说,韩英爱看见恩秀竟然敢来家里找儿子,狠狠扇了恩秀一记耳光,亨宇很生妈妈的气,拉起恩秀就走。大树下,亨宇曾经表白的地方,恩秀正式和亨宇提出分手,现在的他们,无法面对家里的重压。恩秀一家没有办法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了,他们决定搬家,临走前的夜晚,恩秀把音乐盒托尚熙交给亨宇。尚熙拿着音乐盒,把夹在自己本子里的一份文件塞到音乐盒的小抽屉里,这份文件正是陈议员失踪的那份文件的原件。原来陈议员管理的资金要转到新账户,他把新账户用密码的形式记录下来,而他和韩英爱的谈话恰巧被尚熙听到,尚熙拿走了原件,把复印件塞到了恩秀的书包,她的目的是因为爱亨宇希望陈议员赶走恩秀一家,但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她没有预料到的。  姜石贤岳父去世,对他权力打击很大,韩英爱带尚熙去见姜石贤,告诉姜石贤尚熙是他和白正敏的女儿,白正敏十八年前已经死了,怎么会有女儿?姜石贤不敢相信,韩英爱告诉姜石贤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她用性命相赌尚熙是他的女儿。十八年前,白正敏是姜石贤的秘书,姜石贤的岳父权力滔天,他借助岳父的权力进入政坛,对岳父不敢有丝毫违抗,现在姜石贤的岳父已死,妻子也已去世,尚熙再不会受到威胁。韩英爱告诉儿子,他们要借尚熙的身份拥有权力,为陈议员报仇。因为现在的尚熙,已经爱上了陈亨宇。  亨宇一直弄不明白那天律师给爸爸看到那行神秘字符是什么意思,他对照保险柜中爸爸留下的文件反复琢磨,又找到爸爸留下的日记本中的破译字符,终于破译了神秘字符的含义——你儿子我来负责。原来姜石贤是用自己的性命要挟父亲,亨宇知悉父亲自杀竟然是为了保护自己,泪流满面。  恩秀爸爸开车,神思恍惚,撞上的前面的车,因为没有得到批准代开别人的士,不能用保险解决,要陪几千万。恩秀打工,被偷拍,回到家里,家中被窃一片狼藉,恩秀爸爸背负沉重的罪恶感和人打架,喝醉受伤回家,恩秀妈妈生气的大骂,恩秀无意中发现缺少的三张复印件被弟弟折卡片了。  韩英爱把保险箱里的文件和日记本里的破译密码资料都交给了姜石贤,亨宇想到爸爸的死,他要替爸爸报仇,要姜石贤帮助他进入政界,胜熙对抛弃自己十八年的姜石贤很怨恨,她不想认这个父亲,亨宇为了自己的目的,要求尚熙去那个家,他会守护她的。

  第5集 姜日珠权武赫结婚 姜石贤心脏病严重

  姜日珠在父亲的陪伴下缓缓走向礼宾台上的新郎权武赫,权武赫是爱日珠的,看到美丽的新娘,满心欢喜,牵着日珠行礼。姜石贤促成这份婚姻完全是为了政治联姻,日珠和亨宇内心都很难过,而恩秀意外的见到亨宇,并且是在婚礼即将举行的时刻看到他和新娘拥吻,内心充满了疑惑,这时她又看到了韩英爱,慌乱中的恩秀送水果的时候打翻了果盘,韩英爱和亨宇都看到了手足无措的恩秀,韩英爱把恩秀拉倒无人之处,扔给她几张纸币要她立刻离开,无助的恩秀默默的捡起纸币,离开了婚宴现场。疲惫的恩秀回到家,拿出自己在姜石贤书房找到的文件,又翻出弟弟作为折纸保存的三张文件,回想着十几年前家里的变故,不知道这份文件里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日珠的婚宴是不平静的,姜日道不满意在他被诉讼的时候妹妹抢了他的管辖区,大声质问日珠,他要让爸爸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而姐姐日兰则借着喝醉把一杯红酒直接倒在日珠洁白的礼服上,日珠知道,在这个家里,她是受歧视的。  婚宴结束,韩英爱和亨宇回家,韩英爱对日珠结婚很失望,她认为日珠不能和亨宇结婚,自己就不能实现计划,亨宇却坚信日珠对自己的感情,现在的他还有一个疑惑,十几年不见的恩秀为什么会以服务员的身份出现在婚礼现场。  姜石贤独坐卧室,拿出了日珠妈妈曾经戴过的眼镜,这是日珠妈妈唯一留给他的遗物,在他们私情被发现后,日珠妈妈坚持是自己勾引姜石贤,想到这些姜石贤一阵阵心痛。日珠洗漱完毕,权武赫见日珠很疲惫,体谅的要日珠自己睡,日珠如释重负。  新的一天开始了,姜石贤一家一起吃早餐,他给儿子新的权力范围,要他去争取,姜日道对父亲的安排很高兴。日珠和武赫去上班,亨宇以辅佐官的身份去接她,他看着武赫和日珠吻别,还要给日珠准备了新婚发布会和权武赫的认识假材料,内心很不是滋味。  上夜班的恩秀心不在焉,马社长喜欢恩秀,要约她出去玩,恩秀拒绝了,马社长生气的责问恩秀拿他当取款机,恩秀知道是妈妈又和他借钱了,回到家的恩秀责问妈妈,妈妈希望她嫁给马社长,美莱她可以抚养,她骂恩秀爸爸一走了之欠下了债务,骂恩秀死去的丈夫,骂完去喝酒了,恩秀回到屋里看到蜷缩一角的美莱,安慰女儿妈妈不会离开她,仰望夜空,恩秀想起了去世的爸爸,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生活还是这么艰难。  姜石贤去看病,他的心脏病很严重了,不动手术最多能活五年,他的病情被权会长安排的人偷听,姜日珠也知道了父亲的病情,姜日道来到她的办公室,要求亨宇做他的辅佐官,亨宇拒绝了。姜日道要日珠放下权力,他鄙视日珠是爸爸的私生女,骂日珠的妈妈,甚至要打日珠,望着姜日道的嘴脸,日珠发誓要竞选总统,她要亨宇守在她身边,帮助他。  权武赫去花店给日珠买花,回办公室权会长正等他,权武赫现在不想去姜家做间谍,他要收服日珠的心,他和日珠在餐厅约会,给日珠送鲜花和首饰。  姜日兰去名牌馆去购物,看到嫂子世英又奚落一番,疯狂购物后的姜日兰把收获的战利品要么送人,要么扔掉,要么束之高阁。  姜日道找到韩英爱,要爸爸的秘密资金,他告诉韩英爱爸爸活不了几年了。晚上韩英爱和儿子商量要支持姜日道,但亨宇认为姜石贤会选日珠,韩英爱认为姜日道愚蠢,可以控制,母子二人的立场有了冲突。  恩秀要分期还马社长的钱,马社长还是希望恩秀嫁给她。疲惫的恩秀下班路上接到神秘电话,她问对方为什么会有丈夫洪明岩和姜石贤的合影,对方称可能是姜石贤杀了洪明岩,要她自己去查清,要戴上眼睛去姜家应聘佣人。为了接近姜石贤,找到丈夫坠崖的真正原因,恩秀参加了姜石贤家佣人的招聘,因为恩秀和世英穿了同样的衣服,遭到姜日兰的奚落,恼羞成怒的世英掌掴恩秀,打掉了恩秀的眼镜,这一幕碰巧刚进门的被姜石贤和日珠看在眼里。

顶一个() 踩一下()喜欢就支持一下哦!